用户名称: 用户密码: 验证码: 网站首页 如皋网友论坛 
| 党政机关 | 学校教育 | 文化传媒 | 医药养生 | 供电水气 | 家电机电 | 金融证券 |
| 光热产销 | 保险公司 | 电动车业 | 肠衣产业 | 服装产销 | 船舶产业 | 化工产业 |
| 电子产业 | 机械产销 | 装饰公司 | 旅游导航 | 物资贸易 | 酒类产销 | 食品产销 |
| 交通物流 | 休闲娱乐 | 花木产销 | 餐饮美食 | 农牧渔副 | 人才劳务 | 社会服务 |
| 培训家教 | 住宿导航 | 购房导航 | 电脑手机 | 家装产销 | 汽车摩托 | 百货商家 |
| 纺织印染 | 美容美发 | 婚纱摄影 | 轻工产业 | 二手市场 | 工艺雕刻 | 建筑建材 | 市场管理 | 家具家居 |
如皋古今概况 如皋名胜古迹 如皋十佳景观 如皋自然景观 如皋土特名产 如皋市树市花 如皋名人先贤 如皋今人风采
如皋古近名人 如皋爱心弘扬 如皋长寿撷秀 如皋咏怀作品 如皋美食趣谈 如皋亲友缅怀 如皋文化脉系 如皋文史遗存
如皋历史大事 如皋民间传说 如皋方言解读 如皋民间工艺 如皋乡风民俗 如皋姓氏由来 如皋区镇设置 如皋交通信息
如皋区域地图 如皋趣闻轶事 如皋革命前辈 如皋情感世界 如皋历代才女 如皋招聘供求 乡镇入网单位 城区入网单位
如皋亲友缅怀
彼岸花(文/蔡秦亮)
爱没有期限(尹爱晶)
小蒜情思(大圭)
父恩在心(大圭)
同事老吴 (若 冰)
放飞到天堂里的风筝(文/徐 青)
追忆徐尔昌老师(文/萱 萱)
微笑的姐姐 (文/段国圣)
景仰的长者朱灿若老先生 (文/ 沈百峰)
怀念恩师苏鸿生(文/吴 琼)
缅怀挚友家瑞同志(文/张厥昌)
悼念去世一周年的母亲(文/石丽)
怀念蒋部长 (文 /石昭义)
怀念父亲
悼念我敬爱的唐建和老师 (文 /沈沉)
102岁,圆一个庄严神圣的梦(文/鞠九江 肖连生 范崇维)
怀念岳母(文/吕师杰)
忆原如皋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蒋家瑞同志(文/吴光明)
怀念鲍成同志(文/谷 粒 史有生)
有 凡 伯(纪实人物散文) (文/·星 慧·)
如皋亲友缅怀 >> 彼岸花(文/蔡秦亮)

     

——慈母仙逝两周年祭

(文/蔡秦亮)

     数年前,爱花的友人送我几颗石蒜样的球根茎的植物与我,随意在花圃栽下,春天长出了如韭菜般的几根叶片,一直未有什么感觉。

    不久我把96岁的养母接来我处小住,养母是从小七个月把我带大的,我一直叫她妈妈,感情上比亲妈妈还亲。老妈妈一生未育,自小抱养她的侄女为养女,在养父94岁高龄仙逝之后,老妈妈在姐姐处倍感孤独,每次去看她,都泪眼凄凄地说要来我这里。这样我时常把风烛残年的老妈妈接来小住,成了我这半个儿子的义不容辞的情分与道义。

    每每黄昏时刻,我为老妈妈洗过澡,用轮椅推出,在夕阳的映照下,在凉风的吹拂下,老妈妈安详地看着庭院的花圃,翠竹轻轻地摇曳,紫茉莉静静地绽放。我为老妈妈梳梳头,喂她几口西瓜,她微闭着眼,脸上满是幸福。

    短暂的夏天过去了,我因工作忙碌的缘故,不得不把老妈妈送回。老妈妈万般不舍,嚎啕大哭,弄得我也眼眶湿了。哄着老妈妈说还会接她再来,硬着心肠与公司员工一起,把老妈妈抬下,开车送回了姐姐家——她的养女那里。

    没几天,不意那花圃里,竟悄悄地绽放出一朵有茎无叶的艳红的散针状的花朵,旁逸斜出在花圃的一侧。她没有紫茉莉的万紫千红,没有鸡冠花的昂首怒放,却是卓然不凡地高挑地静于一隅。可惜在三天后,这朵花就悄然凋谢了。懵懂中,我没弄懂这是一种什么花。

    以后我数次把老妈妈接来小住,每每在老妈妈离去后的深秋,这朵花便悄悄地从土壤里钻出,绽放不超过三天就又悄然消失,让我心里很是诧异。细想应是那石蒜球茎长出来的,只是为何没了那花叶?

    2012年夏天,我忽然接到了老妈妈病重住院的消息,心中大惊。数天前,刚刚在姐姐处探视过老妈妈,她哭着要来我这里,因诸事的安排不便,我仍推说过些时,老妈妈便长叹一声,什么也不说了,没想到便有这样的坏消息传来。我急急赶到医院,老妈妈已处于昏迷状态。我大声呼喊着“妈妈”,她似乎回过神来,微微点了点头。我连续三晚看护在医院,但姐姐家作主,还是趁我回家稍歇的空间,将病危大出血的老妈妈强行接回了家中。老妈妈在我赶去据理力争的争执中长叹三声,溘然离世。我扑在老妈妈身上,失声大哭……

    夜晚,我为老妈妈守灵,昏黄的烛光下,我恍惚觉得冰柜里老妈妈还在一起一伏的呼吸着,老妈妈的魂魄、气场还萦绕在姐姐的家中。老妈妈对我儿时慈爱,喂饭、看病、送我上学、为我补衣……,种种场景,一齐奔涌上心。悔恨的泪花一次次从我眼里流出,我的心,滴着血……

    老妈妈遗体在七天后火化了,捧着老妈妈的骨灰盒,与养父留在家中的骨灰盒一同安葬到北郊的静安园。墓前跪拜慈母,悲恸再次涌心:妈妈,天国彼岸,阴阳两隔;妈妈,奈何桥头,哭呼苍天;妈妈,黄泉路上,一去不返!孩儿再见妈妈,从此只能梦中……

    约在悼念老妈妈“五七”的日子里,庭院花圃里竟又悄悄地钻出那朵花来,这次竟是开得血红血红。我盯着这朵花儿,忽然心中惊悟:这是老妈妈来看我了!那血红的颜色,是老妈妈的血,都化在这花上了。老妈妈眷恋人世,放心不下我和儿子,特地再来看看我的……

    我上网查了有关资料,惊讶地发现这花儿原来叫做彼岸花,何为彼岸,缘为花叶花朵,生生世世,两不相见。花叶见不着花朵,花朵是花叶的彼岸;花朵见不着花叶,花叶是花朵的彼岸。花叶为花朵的孕育,节衣缩食,小心呵护,最后未及见着花蕾,即耗尽气力,枯萎而死,化作尘土;而花蕾冲涌拔节而出,只为好好看这个世界一眼,未见得她的挚爱亲人,盛放三日后便忧郁伤怀,形枯气竭,黯然离世。亲人生离死别,与之何其相似!在佛经中此花还被称着曼珠沙华(红色花种)或曼陀罗华(白色花种),是圣洁的天界之花。

    这个晚上,我梦见了妈妈,从那朵花儿幻身而出,白发苍苍,泪眼凄凄,对我千叮万咛,对我依依不舍……,我大喊着:“妈妈,妈妈”,妈妈又幻身化回了那朵花儿,飘然而去……

    彼岸花,你是世间最凄美的花!彼岸花,你是灵魂最高洁的花!彼岸花,你是生离死别的花!彼岸花,你是生生不息的花!彼岸花,你是最美的慈母之花,彼岸花,你是最艳的天界之花!

    今年的彼岸花又快开了,那时,定是妈妈看我来了!

 

2014年8月13日上午11时许——午后5时许

拟稿于南国深圳,慈母仙逝两周年纪念日之间

(附注:慈母刘广英仙逝于2012年8月19日,农历七月初三)

网站首页 | 如皋古今概况 | 如皋区域地图 | 如皋网友论坛
版权所有 如皋百事通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513-81798865 服务传真:0513-81798865 邮箱:rgbst@rgbst.cn或rgbst@163.com
网址:http://www.rgbst.cn 中文网址:如皋百事通.中国
苏ICP备08107201号 QQ:715629921
  小启:孕育已久的《如皋百事通》网站自即日起试开通,欢迎广大读者对各栏目提出宝贵意见,欢迎您为我们多多补充完善各个栏目。因所引资料众多,未能一一注明出处,欢迎作者与我们取得联系,共同打造这块如皋人自己的精神家园。
联系请电:13511585607  81798865  南通百事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如皋百事通
栏目组    2008年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