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称: 用户密码: 验证码: 网站首页 如皋网友论坛 
| 党政机关 | 学校教育 | 文化传媒 | 医药养生 | 供电水气 | 家电机电 | 金融证券 |
| 光热产销 | 保险公司 | 电动车业 | 肠衣产业 | 服装产销 | 船舶产业 | 化工产业 |
| 电子产业 | 机械产销 | 装饰公司 | 旅游导航 | 物资贸易 | 酒类产销 | 食品产销 |
| 交通物流 | 休闲娱乐 | 花木产销 | 餐饮美食 | 农牧渔副 | 人才劳务 | 社会服务 |
| 培训家教 | 住宿导航 | 购房导航 | 电脑手机 | 家装产销 | 汽车摩托 | 百货商家 |
| 纺织印染 | 美容美发 | 婚纱摄影 | 轻工产业 | 二手市场 | 工艺雕刻 | 建筑建材 | 市场管理 | 家具家居 |
如皋古今概况 如皋名胜古迹 如皋十佳景观 如皋自然景观 如皋土特名产 如皋市树市花 如皋名人先贤 如皋今人风采
如皋古近名人 如皋爱心弘扬 如皋长寿撷秀 如皋咏怀作品 如皋美食趣谈 如皋亲友缅怀 如皋文化脉系 如皋文史遗存
如皋历史大事 如皋民间传说 如皋方言解读 如皋民间工艺 如皋乡风民俗 如皋姓氏由来 如皋区镇设置 如皋交通信息
如皋区域地图 如皋趣闻轶事 如皋革命前辈 如皋情感世界 如皋历代才女 如皋招聘供求 乡镇入网单位 城区入网单位
如皋民间传说
宋高宗御题“灵威观”
唐僧与搬经、加力、何庄
丰乐桥的传说(文/陈根生)
圩田人不敬张天师(文/赵 宏 建)
将军树(文/赵宏建)
如皋江安宝庆寺的传说
白蒲镇的“印池”(文/沈恒希)
民间测字故事
花鱼坟
如皋灵威观传奇——王道长碧血赤岸乡
如皋西门救驾桥、迎驾巷、谢恩桥的来由
望月桥的金小鸭
三娘戏二娘 (文/赵宏建)
名士名姬巧联对 (文/赵宏建)
乾隆皇帝过如皋 (文/赵宏建)
如西武林轶闻
白龙镇口子(黄市的故事)
灵威观里供奉的“陆二爹” (文/佳山)
如皋县隶王义士夫妇的故事
一钱寺
如皋萝卜赛雪梨
冒襄龙潭葬亡妇
飞来磨的故事
如皋定慧寺的误传
丁堰鬼子桥
孙悟空/搬经与如皋萝卜种
黄桥烧饼源出如皋
赵园白果树与金酒壶
石庄地名的由来
绍隆禅寺的传说
岳飞与度军井、济忠井
冒辟疆董小宛桥庵绝对
如皋地名的由来(贾大夫射雉如皋)
龙游河的传说
如皋民间传说 >> 黄桥烧饼源出如皋

黄桥烧饼源出如皋

   从前,黄桥街上有户姓单的小业主,家里开了爿粮店和磨坊,只因生意清淡,很不景气,就带着婆娘到狼山去敬香,想求菩萨保佑,发家致富。
   他们雇了两顶小轿,从黄桥出发。途经丁堰镇的鬼头街,轿夫抬得累了,见路边有家开烧饼店的,门前搭了个凉棚,放着两张方板桌,几条长高凳,兼卖茶水,正是个落脚处,便歇下来打尖。单老板在轿里坐得腰酸背疼,正好下来活活筋脉。他走下轿子,四面望望,最后便也在凉棚里占了一张桌子坐下,泡壶清茶,解解旅途劳顿。这时,轿夫们坐在另一张桌旁,花几文铜钱。到烧饼炉子上买来几只铙饼,就着茶水充饥。单老板见轿夫们吃得挺香,未免引起了食欲,也感到有些饥肠辘辘了。但他不愿意吃那粗糙的烧饼,想起身到轿子里取些点心来充饥。他刚一抬身,看到烧饼炉后面的案板上,有个小筛子里还做着另一种烧饼。这种烧饼只有小瓷碟那么大,上面撒满芝麻,黄澄澄的引人眼馋。他改向烧饼炉走去,越走近烧饼炉,就越觉得香喷喷的味道直往鼻孔里钻,及至近前向筛子里一看,这些烧饼不但色泽可人,甜的包在里面的糖汁都流出来了,咸的包在里面的葱花油渍直往外淌,看了也叫人嘴馋。这家店是卖着两种烧饼呢!单老板忙掏腰包,摸出两只银角子,放到案板上:“喂,卖烧饼的大哥,给我拿上那筛里的小烧饼!我买十只。”贴烧饼的是个年过半百的老汉,油光光的脸略显瘦削,长辫子盘在头顶心,宽额浓眉,眉下还有一双辛苦欠神的大眼睛。老汉听说要买筛里的小烧饼,先是诧异地打量了单老板一眼,接着摇头说:“客家,你把钱收起来吧!我这烧饼不是卖的。”卖烧饼的做了烧饼不是卖的,单老板也怪异起来了。莫不是嫌钱少了?他两手往腰眼里一撑,说:“掌作的师父,我今天是买定了的,价钱随你算,加双倍也可以。哼,这两只角子不要你找了,你该称心了吧?”卖烧饼的向银角子睃了一眼,为难地向案板旁做烧饼的老伴望去,那犹豫不决的目光带着询问的神色。做烧饼的老妇人头发半花白了,面孔慈祥而又温和,眼睛里透出精明能干。她一边叫丈夫提水壶去给凉棚的茶客添开水,一边满脸赔笑地对单老板说:“客家是个外乡人,不知本地事。这些烧饼都是人家订做的,等会就来取。”她望了望案板上的银角子,眼里带笑说:“这样吧!我瞒着老伴偷偷多做了两只,是留着小孙子放学回来吃的。客家不妨先拿去吃起来,待会儿我再给你做上十只就是了。”这些烧饼既是人家订做的,单老板自是不好说什么,只得先拿上两只烧饼,坐到凉棚里,边品尝边喝茶,并等老妇人给他再做小烧饼。
    单老板刚咬上一口烧饼,不禁大为赏识。毕竟是订做的货色不一样,酥、脆、香。他想吃第二口,东边路上来了个地保模样的人,瘦条子,头上歪戴一顶小帽,嘴里哼着小调,直朝凉棚走来。他来到棚下,就冲着屋里叫:“沙老大,小爷的四只烧饼呢?快拿来吧,别把小爷饿死了。”贴烧饼的老汉一听,就象遇上了讨债的小鬼,吓得连声说:“有,有,有!在这里呢!”说完,一手从小筛里抓出四只小烧饼,递给那小子。那小子也没有朝老汉看一眼,一把抓过烧饼,放在单老板喝茶的桌上,伸出右脚蹬在高凳上。顺手抓住烧饼大嚼起来。他狼吞虎咽,只几口就把烧饼吃光了。末后抹抹油嘴巴,拍拍肚兜说:“小爷是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的。今儿腰里空间,给小爷挂上帐吧!”他大摇大摆地走了。单老板目送这人走远了,回头却碰上贴烧饼老汉那双无可奈何,痛惜而又憎恨的眼睛。
    单老板看在眼里,为沙老汉碰上吃白食的地保难受。他低头吃完一只烧饼,看到从东边路上又来了个公差装束的人,尖下巴,高颧骨,鹰骨子,太嘴巴,一摇三摆地来到凉棚跟前。他人没进棚子就高声叫:“沙老大,老爷的六个烧饼呢?是什么时候了,饿坏了老爷你担当不想,快拿来吧!”沙老汉一听,就象遇上了钩拿来瘟神,吓得连声说:“有,有,有!在这里呢!”说完,又从筛子里取出六只小烧饼,双手托着送到公差面前。那公差也没朝老汉看一眼,等老汉把烧饼放在桌上,才一歪身在桌旁坐下,弯起右脚踏在高凳上,伸出粗黑手抓住烧饼,张口咬起来。他三嚼两咽,不多会就把烧饼啃光了。末后从袋里掏出一块旧手绢,擦擦嘴巴,拍拍袋子,大声大气说:“老爷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今儿腰里没钱了,给老爷记上一笔帐吧!”他大模大样地走了。单老板皱紧眉看着公差走远了,回头又碰上沙老汉那双哀怨悲愤,敢怒而不敢言的眼睛。
    当方土地(菩萨)当方灵,沙老汉的店开在这地方,见了“菩萨”自然要“烧香”。可刚走了吃白食的地保,又来了吃白食的公差,这样下去,沙老汉的这些小烧饼怕要蚀光了。单老板为沙老汉担心了,他低下头,开始吃剩下的一只烧饼。烧饼没吃上一半,看到东边路上又走来一个穿长袍的,那打扮象当地财主家里的帐房先生。这人胖敦敦,晃呀晃地提着个篮儿来到凉棚外,还离老远就喊道:“沙老大,我家老太爷的烧饼做好了吧?快让我拿回去。”沙老汉一听,就象碰上了叉他下十八层地狱的阎老爷,早吓得魂不附体了。他忙点头哈腰地说:“有,有,有!在这里呢!”他的老伴早迎出来,从那帐房先生手上接过篮子,又是用盘子端出八只小烧饼放在桌上,一边忙着给帐房先生沏茶,一边赔小心说:“大爷请坐吧!这是小的孝敬大爷的。那边老太爷的烧饼早做好了,马上装在篮子里送过来,你请先用早点吧!”帐房先生不慌不忙地坐在单老板对面,旁若无人地大方又斯文地喝了口茶,橹橹袖筒,便不客气地抓着烧饼大嚼起来。等他吃完烧饼打饱嗝儿时,老妇人又给他递来热手巾把子。他揩了揩嘴,什么话也没说,拎起桌角旁放的烧饼篮子,昂着头走了。
    单老板回头一看,筛子里的烧饼全都倒进了财主家的篮子,被那帐房先生拎走了。他心里明白了:原来这些订做的小烧饼,就专为这些吃白食的地头蛇、土霸王做的,而且看来他们是这里的老食客,天天少不了他们的份儿。一股无名火塞在胸门口,这三次来人,使他大倒胃口,还剩下的半只烧饼拿在手里,单老板再也吃不下去了。他再向沙老汉望去,无意间又碰上那屈辱悲伤而又闪着怒火的眼睛。
    单老板好不容易才走到烧饼炉前,搭讪着朝沙老汉说:“你这些烧饼就这样白送了么?”沙老汉头也没抬,所答非所问地说:“要在这里开爿店,糊个嘴巴可不容易啊!”单老板想了想,从荷包里摸出两只大洋,放到烧饼炉上,说:“今天他们吃的钱,我给会钞了。师父,你有这样好的手艺,跑遍天下何愁没饭吃?我劝你到我们黄桥去,保险没人这么对待你,也省得你在这里低三下四、忍气吞声受罪。”沙老汉望到两块闪光的大银洋,向老伴投去犹豫的目光。老妇人眼里涌出泪水,挂在脸上也顾不得擦,颤声说:“我老俩口的儿子被财主害死了,媳妇也给老财霸占去,就留下一个小孙子。孙儿还小,接不上力,日后还不知怎么过活呢!客家一番好意,我们谢了。只是你把我们带去,往后就多个累赘呀!”单老板说:“不要紧,我家开了磨坊,还在爿粮店,你们去了正好帮我掌作做烧饼,帮我开个烧饼店。我不要你老俩动手,只要你们帮着掌眼就好了。”沙老汉听说,停下贴烧饼,迟疑地说:“我们祖祖辈辈,世世代代都在这里住,要离了这地方,怕——”单老板不等他说完,就抢着说:“你孙子到我那里去,我一定让他和我儿子一块念书,抚他成人,还养你们到老,你还怕什么呢?再说,你在这地方,在人脚底下过日子,有什么过头?有什么舍不得的!”这时,单老板的婆娘早在轿里等得不耐烦了,跑过来问清情由,便也劝说沙老汉到黄桥去开烧饼店,并且拿出些银子让他料理未尽事宜。沙老汉夫妇见他们诚心诚意,便留他们住下,决定第二天到黄桥去做烧饼。
    单老板不去狼山敬香了,他对婆娘说:“我们年年去狼山烧香敬菩萨,菩萨总也没帮忙。今天我请着个活财神、活菩萨,留下去狼山烧香敬佛的精神力气和银洋,回黄桥开烧饼店吧!”他的婆娘没有反对,于是单老板第二天让出自己的轿子,自己雇上独轮小车,带着沙老汉一家到黄桥去了。
单老板确是请着活财神了,沙老汉掌作的烧饼店就此在黄桥开张。他做的烧饼又小又酥又香,远近闻名。这种烧饼一直流传下来,后来就成了有名的黄桥烧饼。可是,当人们吃到黄桥烧饼的时候,谁能知道这种烧饼正是从如皋传过去的,真是墙内开花墙外红啊!

网站首页 | 如皋古今概况 | 如皋区域地图 | 如皋网友论坛
版权所有 如皋百事通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513-81798865 服务传真:0513-81798865 邮箱:rgbst@rgbst.cn或rgbst@163.com
网址:http://www.rgbst.cn 中文网址:如皋百事通.中国
苏ICP备08107201号 QQ:715629921
  小启:孕育已久的《如皋百事通》网站自即日起试开通,欢迎广大读者对各栏目提出宝贵意见,欢迎您为我们多多补充完善各个栏目。因所引资料众多,未能一一注明出处,欢迎作者与我们取得联系,共同打造这块如皋人自己的精神家园。
联系请电:13511585607  81798865  南通百事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如皋百事通
栏目组    2008年9月18日